兔子爱吃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www.knowmadicnew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乔野假装没睡醒,双手钳制住靳淼淼细瘦的腰肢,直接往下按。

雪臀往下重重一坐,登时汁水四溅,坚硬的龟头一路破开紧窄的肉道,水嫩紧致的穴肉被粗糙的柱身狠狠刮磨,粗糙的茎身似是无意地重重擦过了穴内某一点,淫交处传来的麻痒快意勾得靳淼淼腰身一软,浑身都开始泛出一种情色的红,她喘着,腰也软了下来,一小股花汁泄到了乔野的龟头上。

太深了。

无声地张大嘴,指节因为过于用力所以微微泛白。

大掌大力地拍了一下她的臀肉,然后就是扣住她的腰,发狠地操干起来。

她小心地咬紧牙关不想发出浪叫,但那紧紧蜷起的脚趾却也昭示着她的畅快。

被刺激的张大了嫣红的唇儿,全身粉红,一波比一波汹涌的情潮激得她泪流不止,耸动的臀部还不断骚浪地扭动着追逐那那根给予自己无上快感的性器。

她颤栗不已,极力抑制着自己如泣如诉娇啼媚吟的声音,不时还带着无声的哽咽:“嗯…太用力了……乔野,你别动,我是姐……姐……”

少年腰好,她被颠得软腰乱扭。

没过多久靳淼淼就有了快高潮的感觉,小穴一颤一颤地绞着,她不自觉地哼出声,跟猫叫一般。

“淼淼姐。”乔野装作刚睡醒的样子,不再有动作。

乔淼淼抓住乔野结实有力的手臂,双腿跪坐,甬道又湿又软紧紧裹住那根棍子不放,无声地邀请男人更快地干她。

她脸颊酡红,难耐地喘息。

“乔野,嗯……呀……你别动。”靳淼淼的甜嗓带着无限旖旎,还有一点哭腔。她跨坐在乔野身上,精致的发型早已一片散乱,白嫩的肌肤上因为欲望染上薄薄的粉红色,细密的汗珠顺着她纤细优美的脊骨一路朝下,水红的嘴儿早已被她咬得一塌糊涂。

她吃力地抬屁股,浑身又酥又麻,身体微微颤抖,她难耐地晃了晃屁股,她喘着气,不时“嗯啊”几声,软哒哒的。

她的脑子里不由自主浮起被插穴的快感,身子抖了抖,一股淫水从张合的穴口流出,两人的交合处滑腻一片。

整个屁股像是被水洗过一样,水流得到处都是,她都不敢相信这么多水是从她身体里流出来的。

靳淼淼质问他:“我们为什么会睡在一起?你真的喝醉了。”

他看似乖巧回应,黑眸里却烧着炙烫的火,语气执拗又可怜:“姐姐是酒后乱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琼落悠

七琼落悠

悠雨岚
参悟天地,明悟大道,理解概念,造就法则; 神州东皇,穿越至界,成七琼家,立九重天; 吾名贺听枫,吾名七琼落悠。
玄幻 连载 46万字
迦南

迦南

灰芥
“你可以坠落。我会先你一步做好承接的准备。”———邬慈“看不见了反倒好看不见也就不心寒。”“可是,邬慈,我们活着凭什么让步?”———迦南离了迦南,邬慈另有道路,艰难或险阻总逃不开荆棘;没了邬慈,迦南夜里独行,刀尖舔血的生活也早已习惯;只是突然有一天,闯来这么个人,汇合在同一人生轨道;即使是暗影,也不是生来就喜欢踽踽独行。他们是对方的捷径,是能把自己命交出去的人。
玄幻 连载 24万字
冰云仙宫的陷落

冰云仙宫的陷落

不详
“呵呵,好大的雪。”凤雪児手捧着一朵天空中落下的晶莹雪花,朱唇轻轻一吹,雪花化作了无数的绒毛撒向大地。“雪児跳支舞给你看好吗,星寒哥哥?”凤雪児拉起裙摆,屈膝垂首向身旁的夜星寒施礼,提议道。“雪児的绝妙舞姿我当然很想欣赏,但是我真的赶着去做很紧要的事情。如果你想看雪,可以一个人先留在这里。”夜星寒并非对凤雪児的绝色酮体不感兴趣,而是对那前方冰云仙宫中的夏倾月与九玄玲珑体有着更多的渴望。根据那神秘
玄幻 连载 3万字
金丝帐

金丝帐

醉酒微酣
玄幻 连载 3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