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红苹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www.knowmadicnew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事实证明,那点高粱面做不了什么实质上的改变。苏父是积劳成疾,身体早就亏空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小麦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苏父旁边的时候发现了不对。他面色青灰,眼神却发出一丝不同以往的精神气。

“小麦,去叫过来你三伯伯。”

苏小麦直觉不对,连忙跑出门去,循着记忆跑到出门左边的院子里。

院子里一个头发半白的老汉正在剖竹篾。

“三伯伯!”苏小麦喊:“我……我爹不好了。”她磕绊了一下,说。

老汉连忙放下手中的几颗碎菜叶,起身跟着苏小麦往苏家走。

两家离得近,一来一回也就两分钟的事儿。

苏父看到苏三伯过来,嘴角还抿出个笑容来。他伸手摸了摸靠在他旁边的苏小东的头,撑起一口气说:“三哥,你来了。”

不等苏老汉说话,他又说:“我怕是不行了。”

“老六,你别这么说,我这就叫强子去叫赤脚医生去!”

但苏父挥了挥手,止住了他的动作。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如果不是那一碗高粱面糊糊,说不定他连昨晚都撑不过去。

趁着这一口气,他怎么也要把后事交代清楚。

“三哥,我走后,劳烦您帮我把后事安排安排。”

苏父看着小儿子,眼睛里满是不舍。妻子在生小东的时候难产去世,大儿子已经成家,他这一走,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小儿子了。

他挣扎着一口气,看着苏小麦:“……小麦,你弟弟还小,你答应爹……一定照看好你弟弟,把他养大。”

直到看到她点头,他这才放心,又接着说:“家里这宅子就留给老大,他拖儿带女的,在莲花村也不好过。”

苏小麦一开始的惶恐褪去了不少,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

这个炮灰爹看起来并不像原主记忆里那么好嘛,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小儿子,家里的房子留给大儿子,唯独对这个女儿,什么也不提。

那边苏三伯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点点头:“老六你放心,我会帮衬着小东和小麦的。”

苏小麦看过这本书,知道原主的悲剧主要来自她那个不省心的大嫂。

所以,在苏父去世之前,她总得做些什么。

苏小麦当机立断,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她握着苏父干瘪枯黄的手,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声音哽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琼落悠

七琼落悠

悠雨岚
参悟天地,明悟大道,理解概念,造就法则; 神州东皇,穿越至界,成七琼家,立九重天; 吾名贺听枫,吾名七琼落悠。
玄幻 连载 46万字
迦南

迦南

灰芥
“你可以坠落。我会先你一步做好承接的准备。”———邬慈“看不见了反倒好看不见也就不心寒。”“可是,邬慈,我们活着凭什么让步?”———迦南离了迦南,邬慈另有道路,艰难或险阻总逃不开荆棘;没了邬慈,迦南夜里独行,刀尖舔血的生活也早已习惯;只是突然有一天,闯来这么个人,汇合在同一人生轨道;即使是暗影,也不是生来就喜欢踽踽独行。他们是对方的捷径,是能把自己命交出去的人。
玄幻 连载 24万字
冰云仙宫的陷落

冰云仙宫的陷落

不详
“呵呵,好大的雪。”凤雪児手捧着一朵天空中落下的晶莹雪花,朱唇轻轻一吹,雪花化作了无数的绒毛撒向大地。“雪児跳支舞给你看好吗,星寒哥哥?”凤雪児拉起裙摆,屈膝垂首向身旁的夜星寒施礼,提议道。“雪児的绝妙舞姿我当然很想欣赏,但是我真的赶着去做很紧要的事情。如果你想看雪,可以一个人先留在这里。”夜星寒并非对凤雪児的绝色酮体不感兴趣,而是对那前方冰云仙宫中的夏倾月与九玄玲珑体有着更多的渴望。根据那神秘
玄幻 连载 3万字
金丝帐

金丝帐

醉酒微酣
玄幻 连载 3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