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红苹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www.knowmadicnew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小麦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觉得朦朦胧胧地刚闭上眼睛,就被人叫醒了。

她一向有起床气,本能想要发作,但很快清醒过来。

睁开干涩的眼睛,周围还是黑黢黢的。

苏大哥吱呀一声打开门:“小麦,起来了,三伯伯过来了。”

意识回笼,苏小麦稍微稳了稳要崩的心态,从床上爬起来,把带着点余温的硬邦邦的棉被盖在还在呼呼睡觉的小东身上。

天边已经透出一点模糊的亮光,苏家没有表,但苏小麦估摸着大概是四五点钟的样子。

苏大哥打开街门,苏三伯带着几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苏家穷得连个煤油灯都没有,苏小麦也看不清楚来人的模样,只知道苏三伯身边那两个人是他儿子,靠后一些的那个是隔壁来帮把手的,叫江小川。

这名字有点熟悉,但刚睡醒的她脑子还有点迟钝,没有深想。

她站到给他们让路,不知是不是多心,总觉得这个人从自己面前走过时停顿了一下。

这人的个子高极了,比她足足高出一个半头来,比苏大哥还要高的样子,苏小麦等他过去后打量这人的背影,只觉得他又高又壮,让人不由得联想起村西边的那座小山来。

……

丧事一切从简。在这连活人都吃不饱的年月里,死去的人能有一口薄棺就算是不亏待的了。

多亏了苏三伯他们的帮忙,等到日头快升到头顶的时候,苏父终于入土为安。

没有石碑,还是江小川从他们家里找出来一块实木板,拖了村里的老王头给刻了字在上面,竖在了矮矮的土包前。

苏大海带着小麦小东跪在了坟前。

小东揉着眼睛,抽抽噎噎地哭着,苏小麦被这气氛感染的也红了眼眶。

烧完纸钱,那些平常走得近的街坊和亲戚都散了,这简单的葬礼也算是结束了。

苏小麦终于能站起来。

她心道一声不好,长久以来营养不良让她眼前一黑,差点又重新摔到地上。

幸好有人扶了她一把。

“谢谢……”苏小麦声音有气无力,带着一点点嘶哑。

她抬起头,正对上这人的视线。

这人比她高一头多,站在她面前正好挡住了太阳光,把她笼在影子里,给人带来十足的压迫感。

他眉眼乌黑锋利,身上带着种与苏三伯他们不同的侵略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琼落悠

七琼落悠

悠雨岚
参悟天地,明悟大道,理解概念,造就法则; 神州东皇,穿越至界,成七琼家,立九重天; 吾名贺听枫,吾名七琼落悠。
玄幻 连载 46万字
迦南

迦南

灰芥
“你可以坠落。我会先你一步做好承接的准备。”———邬慈“看不见了反倒好看不见也就不心寒。”“可是,邬慈,我们活着凭什么让步?”———迦南离了迦南,邬慈另有道路,艰难或险阻总逃不开荆棘;没了邬慈,迦南夜里独行,刀尖舔血的生活也早已习惯;只是突然有一天,闯来这么个人,汇合在同一人生轨道;即使是暗影,也不是生来就喜欢踽踽独行。他们是对方的捷径,是能把自己命交出去的人。
玄幻 连载 24万字
冰云仙宫的陷落

冰云仙宫的陷落

不详
“呵呵,好大的雪。”凤雪児手捧着一朵天空中落下的晶莹雪花,朱唇轻轻一吹,雪花化作了无数的绒毛撒向大地。“雪児跳支舞给你看好吗,星寒哥哥?”凤雪児拉起裙摆,屈膝垂首向身旁的夜星寒施礼,提议道。“雪児的绝妙舞姿我当然很想欣赏,但是我真的赶着去做很紧要的事情。如果你想看雪,可以一个人先留在这里。”夜星寒并非对凤雪児的绝色酮体不感兴趣,而是对那前方冰云仙宫中的夏倾月与九玄玲珑体有着更多的渴望。根据那神秘
玄幻 连载 3万字
金丝帐

金丝帐

醉酒微酣
玄幻 连载 3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