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眼河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www.knowmadicnew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19章一剑封喉

郑队长、老李和小王把贺老六带回拘押处。两个看守将贺老六锁进囚室,郑队长正准备让老李去找两条男人穿的短裤衩来,一位看守人员走过来说,下午,贺老六的家人送来了一些生活用品,也就是几件洗换衣服,还有一些吃的东西。郑队长打开包裹,里面是两件老头衫和两条短裤。郑队长在看守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以后,他们就走了。

看守将包裹交给贺老六:“贺有德,你家里面送衣服来了;什么时候换,敲一下铁门,我们给你你开手铐。”

铁门里面没有反应。看守先行离开,然后又蹑手蹑脚地返回,他在门外向里面窥视,门上有一个缝隙。约摸过了一刻钟,贺老六坐到床上,包裹打开,拿出衣服,把两条短裤抖了抖,重又塞到包里,然后拿着老头衫,犹豫了一会,又把老头衫塞进包里。看守正准备走的时候,贺老六突然走到门边来,看守立刻别在墙边。贺老六重新坐到床上,将裤脚捋了起来,看守看到,贺老六的左小肚的外侧有血痕,至于几条,因为方位的问题不好确定。已经结盖。贺老六一边在腿上挠痒痒,一边闭上眼睛微笑着,喜悦中显出狰狞,自得中透着无耻。

看守回到值班室,拨通了郑队长办公室的电话,郑队长、老李他们,还有刘局正在研究对策,没有想到电话这么快就来了。

“贺老六左小腿肚上的疤痕一定是梅老师在最后的时刻留下的。”“一定”这个词,老李一般是轻易不用的。“刘局、郑队你们看。”老李从公文包里拿出七月十五号的现场勘察记录,大家一齐围了上去:“……脸朝下,头发贴在脸上,上面还有一点泥土,一只鞋子在脚的旁边,底朝上,梅老师右手的手指头浅浅的插在泥土里,呈弯曲状,地上有不到一米的拖痕,拖痕上有少许不甚明晰的血迹,这个拖痕说明遇害人在一息尚存的时候曽有过短崭的挣扎——也就是说,他曾经和凶手有过短时间的纠缠。”

“小郑,你们现在就到冷冻室去一下。”刘局道。

郑队长、老李和小王来到法医科冷冻室,打开冷冻柜。

“你们看,这里。”小王异常兴奋。

三个人同时看到,梅老师的右手五指弯曲。郑队长吩咐冷冻室的同志拿来热湿毛巾,老李接过毛巾把梅老师的手指尖轻轻擦试,很快,大家看到:在梅老师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的指缝里有人体的表皮组织。呈褐色。

郑队长让小王拍了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之后,老李小心翼翼地将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琼落悠

七琼落悠

悠雨岚
参悟天地,明悟大道,理解概念,造就法则; 神州东皇,穿越至界,成七琼家,立九重天; 吾名贺听枫,吾名七琼落悠。
玄幻 连载 46万字
迦南

迦南

灰芥
“你可以坠落。我会先你一步做好承接的准备。”———邬慈“看不见了反倒好看不见也就不心寒。”“可是,邬慈,我们活着凭什么让步?”———迦南离了迦南,邬慈另有道路,艰难或险阻总逃不开荆棘;没了邬慈,迦南夜里独行,刀尖舔血的生活也早已习惯;只是突然有一天,闯来这么个人,汇合在同一人生轨道;即使是暗影,也不是生来就喜欢踽踽独行。他们是对方的捷径,是能把自己命交出去的人。
玄幻 连载 24万字
冰云仙宫的陷落

冰云仙宫的陷落

不详
“呵呵,好大的雪。”凤雪児手捧着一朵天空中落下的晶莹雪花,朱唇轻轻一吹,雪花化作了无数的绒毛撒向大地。“雪児跳支舞给你看好吗,星寒哥哥?”凤雪児拉起裙摆,屈膝垂首向身旁的夜星寒施礼,提议道。“雪児的绝妙舞姿我当然很想欣赏,但是我真的赶着去做很紧要的事情。如果你想看雪,可以一个人先留在这里。”夜星寒并非对凤雪児的绝色酮体不感兴趣,而是对那前方冰云仙宫中的夏倾月与九玄玲珑体有着更多的渴望。根据那神秘
玄幻 连载 3万字
金丝帐

金丝帐

醉酒微酣
玄幻 连载 3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