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眼河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燃文小说网www.knowmadicnew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20章原形毕露

七月二十三日早晨八点一刻,在审讯室里,就要开始的是一场新的较量。

刘局、郑队长、老李和小王端坐以待。

大李、小李,还有陈老师押着贺老六走进审讯室。贺老六衬衫和裤衩没有换,还是昨天穿的那一套。

贺老六的表情较之昨天要轻松许多,昨天虽然也比较轻松,但显得十分勉强,有较为明显的做作痕迹。今天,他的眉宇之间完全舒展开来,眼神也不再飘忽不定。他坐定后,用眼角扫了一下坐在他面前的四个人,显出一种不屑一顾的神情。

“能不能给我一只烟?”贺老六来了个先入为主。

小鸡在临死之前,总要扑腾几下翅膀。郑队长觉得,现在的贺老六就有点这么个意思。郑队长拿起放在桌上的香烟,用中指在盒底弹出一支烟,小王正要站起来,郑队长用手指做了一个向下的动作,然后站起来,走到贺老六的身边,把烟塞到贺老六的嘴里,按着了打火机,在火光的映照下,一张魔鬼的面孔显得异常的清晰。贺老六猛吸了一口,眯着眼睛,烟从先从鼻孔和嘴巴里面冒出来。

“贺老六,天这么热,你怎么也不换一条短裤衩,你就不怕热吗?”郑队长一边坐回原位,一边漫不经心的调侃道。

贺老六原本眯着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郑队长。

“昨天,你家昨天不是送来了两条短裤吗?你怎么不换一下呢?你瞧瞧你,身上都有馊味了。”

“我不喜欢穿短裤衩。”

“你一直穿短裤衩,怎么,这几天变得秀气起来了?要么你的裤子是花钱租来的,或者,你的腿上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东西。”

贺老六移动了一下身子,仿佛屁股上突然被针戳了一下,接着,他猛吸了一口烟。大概是太猛,又猛咳了两声。

“小王,拿给他看。”

小王站起身,贺老六的眼神一下子落在了小王的手上,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种忧虑,其实是一种难于言状的恐惧。

小王把一个塑料袋拿到贺老六的眼前,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玻璃试管,试管里面装着少许褐色的东西。

贺老六摇了摇头:“这是啥东西?”

“你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啦。再给你看一样东西。”

小王把几张照片拿给贺老六看。

贺老六还是摇头。

“让我来告诉你,这几张照片上是梅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琼落悠

七琼落悠

悠雨岚
参悟天地,明悟大道,理解概念,造就法则; 神州东皇,穿越至界,成七琼家,立九重天; 吾名贺听枫,吾名七琼落悠。
玄幻 连载 46万字
迦南

迦南

灰芥
“你可以坠落。我会先你一步做好承接的准备。”———邬慈“看不见了反倒好看不见也就不心寒。”“可是,邬慈,我们活着凭什么让步?”———迦南离了迦南,邬慈另有道路,艰难或险阻总逃不开荆棘;没了邬慈,迦南夜里独行,刀尖舔血的生活也早已习惯;只是突然有一天,闯来这么个人,汇合在同一人生轨道;即使是暗影,也不是生来就喜欢踽踽独行。他们是对方的捷径,是能把自己命交出去的人。
玄幻 连载 24万字
冰云仙宫的陷落

冰云仙宫的陷落

不详
“呵呵,好大的雪。”凤雪児手捧着一朵天空中落下的晶莹雪花,朱唇轻轻一吹,雪花化作了无数的绒毛撒向大地。“雪児跳支舞给你看好吗,星寒哥哥?”凤雪児拉起裙摆,屈膝垂首向身旁的夜星寒施礼,提议道。“雪児的绝妙舞姿我当然很想欣赏,但是我真的赶着去做很紧要的事情。如果你想看雪,可以一个人先留在这里。”夜星寒并非对凤雪児的绝色酮体不感兴趣,而是对那前方冰云仙宫中的夏倾月与九玄玲珑体有着更多的渴望。根据那神秘
玄幻 连载 3万字
金丝帐

金丝帐

醉酒微酣
玄幻 连载 34万字